设为首页  收藏本站 | 登录 | 免费注册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康康公益 >> 公益新闻 >>

留守儿童喝药续:孩子父亲每月寄回700元

编辑:美玉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6-12 14:11   来自:中国青年报

  图中这栋三层楼房是4个孩子死亡的地点,也是他们的家。由于警方已经封锁现场,无法进到里面。中国青年报记者只能看到,客厅里有破旧的沙发和电视机。村民说,出事地点在房屋的三楼。
  孩子姑姑张方友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,她的弟弟也就是孩子的爸爸每个月会寄700元生活费。按当地村民说法,700元完全可以维持4个孩子正常的生活。这里一背篓米只卖100元。一般家里都有腊肉。屋前屋后还有蔬菜。
  这4个孩子无人陪伴相依为命。邻居大多是远亲,有时候来关照一下比如送两个包子等等。据村民反映,这4个孩子性格非常内向,即使能听到他们在楼上有响动,邻居在楼下敲门的话,这4个孩子都不会理他们。特别是在事发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,这4个孩子不知道为啥就很少出现在村民们的视线中。
  最大的男孩14岁,剩下的3个都是女孩,分别是10岁、8岁、4岁。是否有遗书还不知道。孩子们出事的房间里能看到他们最后一顿饭是玉米饭和酸菜做的汤,还有一个食物已经无法辨认出来。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现场还发现了一些黑豆和大蒜,还有一些呕吐物。这些呕吐物散发出刺鼻的味道。味道疑似农药味。
  记者在现场没有看到遗书,村民分析最多的原因是孩子们缺少父爱和母爱。孩子们的父母在2013年左右离婚。村民说,夫妻两人经常当着孩子面吵架,因为父亲打工回来后发现母亲有外遇短信记录和通话记录。后来妈妈跑了,爸爸继续在外打工,今年春节还曾经回来过年,在家里呆了半个多月。
  到目前为止,孩子的爸爸还没有联系上。贵州毕节警方已经派人到他可能打工的广东去寻找。事发现场,还能看到这些孩子在事发前把自己的作业本、笔袋子、笔还有课本都烧了。从现场看到的情况,之前一些媒体的报道是错误的。记者看到房屋里有两编织袋的腊肉,有玉米,晚饭不仅有饭还有汤、菜。
  当天晚上有村民听到“咚”的一声,跑来一看发现最大的男孩从3楼窗口跌落下来,生命垂危。楼上3个女孩还用手电照了照躺在地上的哥哥。中国青年报记者在事发现场还看到了红色的手电筒。村民马上报告政府和警方。政府工作人员先赶到,并叫了救护车,3个女孩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后被确认已经死亡了。
 
 
  让我们看见留守儿童与他们的渴望
 
  原谅我们没有想到一切,没有猜到一切。6月9日,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4名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4人中年龄最小的5岁,最大的13岁,系兄妹。11日,经公安机关调查,这4名儿童确系服农药中毒死亡。据当地村支书介绍,儿童的母亲因家庭纠纷,于2014年3月外出,至今去向不明。父亲今年3月外出打工,至今联系不上。这4个孩子无人陪伴相依为命,他们所有的开支,均依靠于父亲偶尔寄回家的生活费。
  来叙述此事,未存活下来的孩子已无能为力。但如果血是温热的,如果对于生命基本的悲悯感尚未消失,我们相信,每个读完这条新闻的人都会心碎。他们最小的只有5岁,最大的亦不过13岁。报道中,孩子甚至没有完整的名字。然而,他们选择了一种决绝离去的方式。没有人忍于去回想,孩子们是怎样做出了残酷的选择,在离开孤独世界之前,他们又经历过怎样的抉择与挣扎。此刻,他们面容依旧模糊,信息依旧不详,他们只是“被留守的儿童”。
  对,他们正是“被留守的儿童”,所以这一事件愈加不可接受。因为不能忘却的是,就在2012年,毕节当地刚发生过一起相似事件,5名男童躲在垃圾箱内避寒时中毒身亡,其中几人也是留守儿童。而在此之后,毕节决定设立留守儿童关爱基金,市、县(区)财政每年拿出经费约6000万元用于保障留守儿童的学习和生活,并承诺悲剧不再重演。然而,短短三年后,匪夷所思的留守儿童惨剧又不可遏止地发生,今日之毕节,何以去直面昔日之誓言?
  比留守儿童之死还遗憾的,显然是当地政府承诺的落空,由此可见当初的铿锵话语,亦多半是为应付舆论。不过我们还是想说,论及谁为留守儿童之死而负责,仅仅指责当地政府和父母,可能依旧不够。当地政府只是以财力来保证留守儿童的基本生活所需,但留守儿童的更大问题,是精神需求的无枝可依,与个人对抗风险能力的孱弱。这四名孩童的父母固然没有尽到基本的监护责任,但其背后,一定还有着不为人知的家庭故事,以及必须外出打工的艰难。
  正因如此,不能只将留守儿童死亡理解为失职事件,而更应将其视为“流放年代”的悲剧。专家的观点是,要让留守问题得以务实解决,就必然要让子女和父母不至分离。因外在环境变化,当下农村的留守儿童敏感,更有着精神方面的渴求。然而,此种留守者的权利经常被疏忽。他们非孤儿,和孤儿又无二致;有着强烈的交流愿望,却又未引起社会层面的足够重视。当“流放”的生存状态依然存在,那么“被抛弃感”就容易出现,悲剧亦具备了可能。
  让我们看见他们,与他们的渴望。所谓农村留守子女的问题,只能是一个社会性的命题。客观而论,此种社会性困境正在被改观。譬如,不少外来人口众多的大城市,都逐渐放开了入学和考试的限制,纵然依旧不如意,但农民工子女到城市中和父母共同生活,与在城市上学,慢慢地不再是奢望。然而,于部分留守子女所在的农村,改观仍然近乎于停滞,这是留守儿童非正常死亡的重要根源。当城镇化因农民工的付出高歌猛进,此种停滞恰似一个时代的伤痕。

欢迎收听"康康公益"官方微信公众平台:

扫描左边二维码添加;

或在微信上搜索"康康公益"(英文ID:kangkanggongyi);

或加入康康公益官方QQ群:108718562

扫描二维码添加官方微信,或者直接添加平台帐号:kangkanggongyi

或加入QQ群:108718562

公益活动更多>>
公益人物更多>>
爱心企业更多>>
公益视频更多>>